文/帕斯卡

人的精神中如果有浓烈柔美的部分的话,那么这就是爱情。控制着这浓烈柔美感情的是纯粹的、上等的、高雅的理性的活动……女性希望看到男性心中的浓烈柔美之情。我认为,这是能够俘获女性之心的最关键的一点。

如果以同一种观点看,人的精神会疲劳衰弱。所以尽管希望爱的欢乐是稳固的、长久的,但有时也有忘却的必要。这不是犯了不忠实的罪,不是因为另有所爱,而是为了恢复可以更强烈去爱的力量。这是无意识地发生的。精神自然而然的趋向这样,人的本性期望如此,命令人们如此行动。不过,正是这一事实,常常导致人的本性的悲惨结果。

在缺乏表露自己感情的勇气时,爱的欢悦之中既有痛苦,又有快乐。为打动无限尊敬的人而制订各种行动计划时,那是一种怎样的狂热的迷恋啊。每天苦苦思索,寻找表明心迹的方式。而且为此浪费了应当同所爱慕的女性相叙的时间……

如此发展下去,这种充实感有时会凋萎,而且得不到爱情之灌溉,于是可悲地衰竭。心被与此相反的种种感情所占据,被割裂得百般零乱。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使其照射到一线希望之光,情绪无论落到何等地步,仍然可以激起以往那样的高潮。妇人有时就以这种游戏寻求欢乐的……

我们可以看到,在恋爱时,自己似乎与以往判若两人,并且深信所有人都会感觉到这一点。但是,没有比这一推理更错误的了。不过,理性由于为感情所蒙蔽,并不能作出完全可靠的判断。是处于波动之中……

爱的道路越长,感情敏感的人越感到欢乐……

世上有需要长期持续地进行追求的人,这就是感情敏感的人,也有不能长期经受等待的人,这就是最粗犷的人。精神敏感的人爱得持久,得到的欢乐也多。粗犷的人爱得急切而自由奔放,爱的完结也早早降临……

在爱情中,沉默优于言辞。无话可说,本非好事,但拙于言谈,则会给对方造成更深的印象,这就是所谓无言的雄辩。所爱慕的男子逊于言辞,在其他方面却才气横溢,会以此而完全征服女子。口才无论怎样敏捷的人,也有这种敏捷恰好完全消失的情形。所有这科的情形,都没有一定的规则、是未曾经过深思熟虑而发生的。因才能而征服对方的,也并非事先有所谋划,而是不由自主发生的……

有人曾说,恋爱时,无论财产、父母、友人,都会完全置于脑后。我赞同他的意见。崇高的用之于民来自内心深处。由于爱情深入内心,于是认为情人以外的一切都不再必要。精神因为被爱情所控,担心与忧虑也没有渗透的余地。爱的激情如果不是像这样狂热,就不能称得上美好。所以恋爱者连世间的传言也不放在心上。他早早就清楚,这一行日产量是苦于正当的理由,因而决不应加以丝毫指责。于是,他激情充溢,以致无隙认真思索……

伟大的灵魂,并不是爱得最频繁的灵魂。我认为,它应当是爱得最强烈的灵魂。对于伟大的灵魂来说,热情的狂潮是必需的,它会震憾灵魂,并使其得到充实。不过,伟大的灵魂一旦开始恋爱,其爱的方式就超乎寻常的热烈……

分享到: